登录

×

注册

× 注册

刺客的复仇

•  发布时间:20-04-15 10:38:37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艳遇

从电影院出来,发热的身体被秋后的风一吹,禁不住哆嗦了一下,我深吸了口气,掏出烟来点上,看见刚才那弄得我挺舒服的小姑娘跟了出来。

都什么天了,还穿着短裙,大腿上只套着一层丝袜,她长得一般,皮肤不错,嘴唇尤其动人,她的嘴上功夫挺不赖的。

“你有地方么?”小姑娘过来,象很熟的样子,挽住我的胳膊,“我保证让你舒服。”

“不行,我还有事。”我吸了口烟,吐在她的脸上,“回头再找你,你不是就在这儿揽活么。”

“要不,到我那儿去?我们一共三个,你可以挑。”

“都你这么大的?”

“你要是想嫩的,我认识一个才十五的,纯种的上海人,怎么样?就收你一百块中介费。”

我挺想干小姑娘的,不过我真的有事,来上海就是为了办事的,我的一个兄弟折在这儿了。“那么就是四个,我恐怕应付不了。”我笑着,觉得这风潮呼呼的,比北方的风难受。

“你这么高高大大的,那家伙又那么来劲,准行。现在,我都爱上你了。”

摆脱一个粘上你的妓女的纠缠,比摆脱一个真的爱上你的女孩子要容易的多。

回家的感觉真好。吴小可光着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,那毛茸茸的地毯弄得脚心痒痒的,还有家里的味道,想倒在自己的床上就那么睡过去。

卫生间对面墙上的留言板是是亢耀那漂亮的字迹,“小可吾妻:你已一周未归,万不可随便偷汉子。我坚持跑步,身体状况良好,那里尤其强健,等你不见,只好用我的左手解决了三次。想你,想你的身体,你的唇,你的乳房,你的小妹妹,想干你。到武汉调试系统,周六可归,洗干净等我,等我收拾你!”落款的地方画了一个似乎可以感到其怦然跳动的心脏,中间是一个夸张了的粗大的离谱的阴茎。

“呸。”吴小可啐了一口,脸红了。自己是怎么离不开亢耀的?就是被他那与众不同的诡谲给迷住了吧?他总是那么直接地表达他的情绪,早就应该习惯了,但每次见到这些出人意表的东西,那种令人陶醉的情窦初开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,热恋的感觉真好,能不能永远地这样热恋下去?

调好了水温,要稍烫一点的,喜欢被烫得想尖叫的感觉。

吴小可坐在卫生间外侧的用来换衣服的格子上,对面是落地的镜子,镜子里的人使她吃惊,这是自己么?眼圈是黑的,煤灰使本来俏丽的脸显得脏,还有点浮肿,脖子上也是煤灰,头发乱蓬蓬的,失去了本来的乌黑亮泽,象一堆乱草,引以为豪的亮眼睛全是疲惫和憔悴,得好好地洗洗,自己才二十五岁,还美丽,美丽不光是给别人看的,自己也会身心愉悦。

三天三夜就睡了不到五个小时,追踪,蹲点,伏击,然后是殊死的格斗,擒拿。想到伏法的毒贩,吴小可就觉得很振奋,这些都是值得的,自己和伙伴们又完成了一次征服,通过洗澡和休息,自己还是会恢复美丽的,那走在生死边缘,而最终取胜的感觉可不是美丽能代替的,多刺激,喜欢刑警的工作,这年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。

这样的腿,多美!吴小可脱了裤子,木板格子很细致地抚慰着屁股,稍微有点粗糙,不如亢耀的手,她把自己看着都心动的健美的长腿舒展开,然后用手搓,那一阵酸软真没法抵挡。亢耀就直白地告诉过她,她战胜诸多女孩子,俘虏了亢耀的心的原因就是她有这样两条生机勃勃的腿。搓到大腿的时候,吴小可觉得自己的疲惫中多了些麻酥酥的暗流,一点一点地啃噬着恹恹欲睡的身体,使神经紧张起来,调动了酸软的肌肉,心跳和呼吸,亢耀在就好了。

水快满了,吴小可不想停止,她看着镜子里的人儿,幻想着亢耀抚摸自己,能感到自己乳房的膨胀,乳头的勃起,还有在自己手指下渐渐湿润的阴唇的蠕动和阴蒂的震动……

亢耀又在研究那些大胸脯的女人的胸了,吴小可哼了一声,加快了脚步,觉得不舒服,他老看那些大胸脯,自己的胸脯不大。亢耀追上来,嬉皮笑脸地。

“你跟着我干吗?”

“我不跟着你,我跟着谁?”

“谁有大乳房,你就跟着谁呗。”说出来的感觉真好,但感到脸红,都是和亢耀在一起学坏的,自己本来是多么高傲矜持的姑娘。

“我就是研究研究,现在有好多女人为了大胸脯,不择手段。现在不用动手术了,据说用注射的。”

“呸!你怎么那么清楚?是不是研究过多少个了?”

吴小可不在乎繁华的街市上好奇的行人,亢耀就更旁若无人了,他总是那么厚颜无耻。“天地良心啊!我就研究过你,我还没研究够呢。”……

吴小可忍不住笑了,想到这样的段子,就没法抑制自己的热情。

得了,别弄了,得好好地洗个澡,然后好好地睡一觉。她停下来,站起来,走到浴缸边,关上龙头,伸手探了探水,然后把脚伸进去。烫,但很舒服,毛孔都张开了,又迅速地闭合,不由自主地哆嗦,就是这短暂的瞬间,已经懈怠的肌肉被迅速地调动起来,一阵奇异的酸。还有更强烈的刺激,坐到热水中的那最初的一刻,阴部和肛门被热水浸润的感觉,凝聚在会阴处,然后直接刺穿脊髓,抵达等待刺激的大脑,然后象无数的小手一样曼延到神经的最末梢,抓挠……

自己很累,床是自己熟悉的,被单蹭得皮肤也很舒适,那事也办完了,洗的也很舒服,头发也吹干了,怎么睡不着了?还想再来一次?不能那么干吧?现在需要的是休息,恢复体力,明天还要提审呢。你不能老想着舒服吧?那不成淫妇了?就是因为丈夫不在,就想?成淫妇就成淫妇吧!谁让丈夫不在呢。吴小可的手又禁不住伸向自己的下身,趴着,用乳房挤压着床单,蹭,乳头的摩擦真好!

电话铃不合时宜地突然响了。吴小可被吓了一跳,连忙把手从下身抽了出来,身子已经触电一般弹了起来。怎么这么慌乱?好象被别人抓住的感觉?镇静,你是抓人的人,你又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!但脸还是在发烧,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。

“喂,哪位?”怎么声音这么怯怯地?

“嫂子,你怎么了?”是一个男孩一般的声音,吴小可的脑海里勾画出一个古灵精怪的漂亮女孩的形象,亢耀的妹妹,从苏州老家来上海读书的亢蓓蓓,一个小疯丫头。

“没什么,可能是累了。有事?”

“我哥让我监视你,看你有没有偷汉子!咯咯。”他们家人都这样,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也不觉得害臊。

“我正忙活着呢,哎哟,哎哟,快来了,你使劲啊!”这样的感觉其实也挺好玩的。

亢蓓蓓笑得更厉害了,“我哥给家里打电话,没人接,打你的手机又不通,就让我告诉你,他们那活儿不怎么顺,估计得腾几天,周六回不来了,争取下礼拜三回来。他说他想你,想你的嘴唇,你的肩膀……唉,肉麻死了。”

吴小可坐在床上发愣,睡意全无了,找到烟,点上,靠在床头,抽。要是有个男人就好了。

电话铃又响了,“吴小可,你把保险柜的钥匙给我送来!”是队长鹿凯歌那嘶哑的大嗓门,一个强壮得使人畏惧的男人。

“我给宋科了,今天是他的班。”吴小可习惯地对着鹿凯歌喊,都成规矩了,鹿凯歌喜欢大嗓门说话,也喜欢部下都那样,他说那是有精神。

“噢,给宋科了。宋科呢?跑哪去了?”

他显然已经不是在对自己说话了,一阵嘈杂之后,电话挂断了,还有话问他呢,他就是那样不管别人是不是受得了,不知道他那个在上海芭蕾舞团的漂亮媳妇龙澍是怎么容忍他的,挺奇怪的,这么粗鲁的人,三十七了,而且离过婚,带着一个六岁的女孩,居然也能把娇滴滴的龙澍给骗到手里,看来缘分这东西是没法解释的。吴小可想了一会,困劲上来了,于是掐灭了烟,用最舒服的姿态躺下。

电话铃又响了。对方没有说话,只有喘息和咯吱咯吱的声音,象在咬牙。

“谁?”职业的警觉使吴小可顿时睡意全无。

“我操你!你洗干净等我,把你的小屁股洗好了,嘿嘿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,带着森森的寒意。

“我操你妈!”吴小可愤怒了,骂人不是什么难事,早就习惯脱口而出了。是谁?没必要知道吧,干刑警就会有这样的骚扰。

我靠在冰凉的电梯壁上,看着指示灯变换着,我已经来三次了,都扑空了,想不到一个看起来那么纯净的女孩子也可以骂人,你以为是一般的骚扰电话么?我来了,我已经准备好完成我的话,你呢?

吴小可睡得很甜,她侧卧在床上,髋部的曲线很迷人,睡衣的领口微微敞开一些,脖子和露出的一抹肌肤很细嫩,她不怎么白,睫毛很长,鼻子很乖巧,嘴唇的颜色有些淡,她的额头很饱满,下颌很圆润,头发也挺好的,蓬松,乌黑,散发着海飞丝洗发露的香味。

现在的样子挺妩媚的,可不象在电视上露面、穿着警服时那么神气。睡衣的袖口撸到了肘弯,手很漂亮,纤美,修长,指肚圆润,应该是弹钢琴的手,不应该玩枪。小臂光滑而圆润,和一般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的,不过她很厉害,这手没有枪也挺厉害的,石子克就是被她生擒的,看起来不象。

我在床边坐下,静静地欣赏,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,期待她醒来,然后我制服她,好好地享受她,还不想就杀掉她,身心的折磨比杀掉她更能使她崩溃,仇就报得更彻底。

是不是应该弄醒她?我想了想,走过去拉上窗帘,然后把灯打开,拉了梳妆台前的椅子,坐好。

吴小可醒了,但她没有睁开眼睛,她的鼻翼翕动了一下,睫毛抖了一下,她还佯装沉睡的样子。我觉得很好笑,看来她和平常的女孩子是不一样的,她能保持自己的冷静,这是很特别的素质,她肯定已经发觉什么了,似乎是无意地,她的手向枕头下面伸过去了。

我没动,我知道那有她的手枪,也知道那枪里没有子弹,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有这样才更有趣么。我从甲克的口袋里掏出烟,然后点上。

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男人,身高大概是一米八十三左右,有点消瘦,是一个很精神的小伙子,不会超过三十,也不会很年轻,那成熟男人的笑容是小年轻所不具备的。

脸部的线条很硬朗而且清晰,那嘴唇很有型,鼻梁是笔直的,眉毛很浓,斜斜地飞向两鬓,目光是阴郁的,一种很动人的沧桑感,而且有萌动的光彩,如果不是一个罪犯,这应该是一个能使女孩子着迷的男人,就是象自己这样已婚的女人也禁不住要动心的男人。

你胡思乱想什么?现在,你就要和这个男人分个高下。

他怎么一点也不害怕?还是那么从容地坐着?不知道自己一扣动扳机,他就没命了么?突然知道答案了,手枪的重量不对,子弹的重量虽然很轻,但在一个熟悉它们的好刑警的手里是很快就能分辨出来的,自己现在才发觉,难道是自己有点慌?就是因为他的从容使自己慌?

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,她该怎么办?我微笑着凝视她的眼睛。“怎么样?你的小屁股洗好了么?恩,看来是洗好了的,你用的沐浴露很好闻,我喜欢。”我看见她的眼睛里突然闪烁起来,嘴角一撇,看来她要行动了。

“操你妈的。”这样骂人的话从一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女人嘴里说出来,是很新奇的,尤其是不怎么用这样的话骂人的上海女人的嘴里骂出来。

她把手枪直摔过来。距离很近,不过在我的意料之中,我一抬手就抓住了急飞过来的手枪,她的动作也很快,用她那好看的脚丫踹了过来,她是预计到我会躲闪的,这一脚的方位和时机都正好,不过我是抓住枪的,我还有功夫掉转枪柄在她那浑圆晶莹的脚踝上敲一下,她闷哼了一下,当然很疼,不过不能丝毫地犹豫,格斗的胜负就取决于决心……

“怎么样?小姑娘,你的身手不赖么。”我的膝盖顶在她的后腰上,左手从她的左臂腋下穿过去,再回转过来压住她的脖子,她趴在地毯上动弹不得了,挣扎的结果多半是手臂脱臼,彻底丧失战斗力。

“我是你奶奶。”吴小可喘息着,身体的姿态很不舒服,肚子和腰侧挨的那两拳很难受,更要命的是,他有一拳准确地打中了乳房下沿的位置,就是这一拳使自己没法抵抗了,疼得似乎五脏六腑都搬家了。

“行,你愿意当老太太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恩,很有劲,我喜欢。”我笑着伸手过去抚摸她的屁股,“连内裤也没有穿,很好,是不是等的都有点等不及了?”

隔着单薄的睡裤,能感到那浑圆结实的屁股肌肉的抗拒,这样趴着的姿势,女人是不设防的,我把手指探进那收缩的臀沟里,收缩得很紧,干起来肯定有的是乐趣!

“我操你妈。”吴小可不屈地喊着,她拼命地想挣脱。

“骂我!”我使劲地在她大腿根柔软娇嫩的细肉上狠狠地掐了一把,不解恨,再来一下,用指甲,只掐住一点。

“哎呀……”剩下的惨叫被吴小可硬生生地忍住了,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挺直了。

我放开她,在她准备爬起来拼命的时候,穿着皮鞋的右脚准确地踢在她的软肋,她没爬起来,第二脚就踹在她的肚子上,她滚开,撞在旁边的衣柜上,第三脚跟上去,踹在她的胸前,还是乳房下沿的位置,她没有喊出来,手捂着肚子,蜷缩着身体,一个劲地呕着,身体剧烈地痉挛。

“怎么样?舒服么?”我解开衬衫的扣子,笑吟吟的看着她,然后使劲地一脚准确地命中她臀沟里绵软的部分。她惨叫起来,那声音有点森人,蜷缩的身体一下子张开,向后反弓过去,这回没呕,她贪婪地咽着唾沫,眼睛睁地大大的,不过已经没有丝毫的含义了。

昏昏沉沉的,不过神智是清醒的,剧烈的疼痛消耗掉了所有的体力,力气和反抗的意志随着汗水流淌出体外,只有任凭他摆布着自己,他很耐心地扒光了自己的衣服,还很仔细地把自己的睡衣睡裤叠好放在床头柜上,恐惧和没法抵挡的屈辱感折磨着吴小可,当然还有剧烈的疼痛感,她没有力气做最后的抵抗,后悔自己坚持买这样古典的床了,这使他能把自己的手绑在床头上去……

我看着这动人的肉体,她不白,但光洁,结实,刻苦的格斗训练使她的身体没有多余的脂肪,她的腹部和大腿内侧的肌肉抽搐着,一跳一跳的,她大口地喘气,胸脯剧烈地起伏着,那娇小的乳房这样平躺着就只剩下些微的突起了,还是能够看到那酥酥的颤动,刚才被击打过的地方红肿着,我很满意。

“舒服么?”我笑着解开衣服,现在我很想干她,格斗之后,我已经习惯了用女人的身体来使自己平静下来,平静下来才可以玩更多的游戏。

吴小可把脸别开,“你就是畜生。”

我伸手在她的胸前轻柔地玩弄着,其实,我不想让她起性,就这么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干她,她会更激烈地抗拒,女人的抗拒使我更兴奋,我也喜欢就那么干巴巴地捅进去,摩擦会带来更剧烈的快感。

“说的一点也不错。”

我坐在床边把裤子脱掉,那家伙已经如意地站起来了,进入之后还会膨胀一些,伸长一些,就目前的尺寸,我觉得吴小可已经没有见过的,我伸手在阴茎上撸了几下,看见吴小可本能地收紧了双腿,你不愿意就最好。

“畜生就干畜生干的事儿。”

我舒展了一下腰身,伸手捉住吴小可的脚踝,然后使劲向两边分开,她用最后的力气抵抗着,并且扭动起来,想化解我的力量,她咬着牙,咯咯地响。

不分开就不分开吧,我把她的腿使劲地向她的上身压了过去,这样,她双腿中间的东西一样会向我张开,而且这样会更紧,干起来更舒服,她的柔韧性很好。我改主意了,因为我发现这样的姿势更利于我直接干她的屁眼,那柔嫩的肉漩紧张地闭合着,周围的肌肉蠕动着,她拼命地想把腿再放下来……

“你不是人!”吴小可绝望地哀鸣着,感到细小的肛门口被强行撑开了,撑到一个可怕的地步,大便最干燥的时候,屁眼也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过,而且拉屎是充满快感的事情,再粗的粑粑排出去的感觉也是好的,可现在是比粑粑还粗,还硬,还烫的男人可怕的鸡巴生硬地挤进来,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出奇的是没怎么觉得疼,传说中的肛交不是很疼痛的么?还用撕裂一般的剧痛来形容,因为这些描写,自己始终没有允许亢耀碰自己的屁眼,早知道不怎么疼,就应该让亢耀先弄了!

吴小可觉得自己的思绪完全混乱了。的确很不舒服,酸涨得有点坚持不住了,麻,还有没法掩饰的屈辱和悲伤,她哭了,在被毒打和扒光衣服捆绑的时候也没有哭,不过现在实在顶不住了,她使劲地憋气,本能地收缩括约肌,想把进入的异物象拉屎一样拉出去……

我没有挺进,因为龟头被括约肌牢牢抓紧揉握的感觉很厉害,我享受着,感到龟头传来的那很强烈的酸麻迅速地扭曲着我的神经,我觉得口干舌燥,心跳过速,气血翻涌,不能自制,我能清楚地体会她肌肉的每一丝扭动和舒张,她的屁眼本来比我的阴茎的温度低,放在里面挺凉快的,随着这些运动,那里的温度产生了变化。

我看着吴小可痛苦的表情,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嘴巴可以张到那样的程度,她的头拼命地向后扬着,全身都绷得紧紧的,柔细的脖子伸得很直,所有的经脉都突出来,被绑着的手腕已经勒红了,被举起的腿哆嗦着,高高举着的脚很好玩,随着肌肉的蠕动,她的脚趾缩紧或者张开伸直……

我推进一点,因为有点快憋不住了,不能再管她的感受了,不就是要她痛苦不堪的么?不过直肠不象阴道那样有足够的滑液来润滑,我只能靠自己刚才抹在阴茎上的唾液和自己分泌的少量滑液来润滑,干的太猛了会弄伤自己……

那些描写一点也没错,就是撕裂一般的剧痛,很疼,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那个通道被捅开,被扩张到前所未有的程度,摩擦带来了想都没想过的疼痛,他还在无情地深入!里面的东西不能再碰了!

奇怪的是屈辱的感觉没有了,反抗的意志也没有了,尊严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剩下了身体的感觉,疼,酸涨,五脏六腑的翻腾,恶心,要拉屎的冲动,还有肛门口被摩擦的奇怪的感觉,那东西象要一直捅进去,刺穿自己,它能不能一直从自己的嘴里捅出来?恐怕能,因为咽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,可能会一直被捅死吧?

所有的感觉混杂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漩涡,不是真的有什么旋涡,但神智越来越不清醒了,就剩下身体越来越强烈的反应!不知不觉地居然有了非常刺激的快感,他没有忘了玩弄自己的阴蒂,太厉害了!想撒尿,想泻身,想拉屎,想喝水,想他摸自己,想就这么继续下去,连那钻心的剧痛也变成美妙的感觉了,自己是怎么了?是彻底完蛋了……

我哆嗦着,把最后的精液也射进她的直肠里,阴茎还保持着适当的硬度,她的肌肉随着阴茎的跳动蠕动着,我没拔出来,体会着她的痉挛,我大口地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上,多光滑,多柔软,还有那奇妙的战栗,多好的垫子,我闭上眼睛,享受着身体满足后那难以言喻的酸软和懈怠,我的汗和她的交融在一起,我们交融在一起……

吴小可似乎是死了,她的身体瘫软在床上,双腿尽量地抻开,眼睛闭着,只有起伏的胸脯证明她还活着,脸很红,从大腿内侧开始曼延到肚子和乳房的那片奇异的嫣红慢慢地消退着,她的下身一片狼籍,血和精液从放松了的肛门口里淌出来,弄脏了白色带浅绿条纹的床单,还有她身上的汗和阴道里流淌的蜜汁……

很奇妙的视觉冲击,她似乎热乎乎的,晶莹剔透,汗湿的头发贴在脸上,脖子上,显得憔悴。我很满意,我喜欢显得憔悴时候的女人,我坐在床边的那个没有靠背的、供她梳妆的软凳上抽烟。

“放开我。”吴小可转过脸来,用厌恶的眼神看我,“让我去卫生间。我不会反抗的。”

“干吗要去卫生间?就在这儿吧。”我微笑着,凑过去,把一口烟喷在她的脸上,“怎么了?恨我了?刚才你不是表现得很好么?”

“让我去卫生间!”

“去卫生间干什么?”

她愤怒了,咬紧嘴唇,眼睛似乎在喷火。我去舔她的嘴唇,她没有躲避,我知道她想咬我。听到牙齿撞击的声音,我惬意地咬住她的脖子,不用力,轻轻地咬,用舌头舔,她的身体抽搐起来,这脉动真奇妙。

“想撒尿,还是拉屎?”

我跪在她的身边,用鸡巴挑逗着她的乳头。她不说话,就瞪着我,她还有力气忍受着。

“想尿就尿吧,我喜欢看女人撒尿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烟,烟头亮起来,一个火星飘落在她的乳房上,她的身体一激灵,“怎么样?舒服么?”我慢慢地把烟头向她的乳房挨过去,看着她越来越紧张的表情,那恐惧的眼神使我很享受。

“恩……哼。”烟头烫在乳房下端的时候,吴小可的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,使劲地拽着床头,她漂亮的脸一下子扭曲了,她竭尽全力没有叫出来,而是用鼻音阐述着她的痛苦,汗水一下子从额角冒了出来。

我嗅着不怎么好闻的烧羽毛的糊味,把烟重新叼在嘴上。她的身子重新舒展开,大口地吸气,烫伤的乳房蠕动着,“你这个魔鬼!”

我冲她笑笑,过去,把她的脚踝也用绳子绑在床脚上,张开,很仔细地用手指扒开她的阴唇,她看来还在憋着,小腹不安地扭曲着,我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地挠着,嘴里发出吁吁的声音。

“你杀了我吧!魔鬼!”吴小可凄厉地嘶鸣着,现在她唯一的反抗就是憋住,尽管憋得越来越辛苦。

“还真硬气呢。”我重新回来看着那被痛苦折磨的有些诡异的脸,她的嘴唇已经咬破了,哆嗦着,脸上所有的小肌肉都颤抖着,愤怒?屈辱?还是疼痛?

“呸!”她冲我吐了一口。

女孩子还不会象男人这样通过酝酿啐出一口粘痰,得好好学一学,我笑着咳喀地酝酿着,伸手扳住她的脸,瞄准了她的嘴,然后准确地吐过去。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了,虽然没有吐进她的嘴里,不过那粘粘的痰,在她的口鼻间腻腻地滑动着,她的脸憋的通红,连呼吸也屏住了。

“吐我口水,怎么样?”

我得意地在她乳房受伤的地方使劲掐了一把。她忍不住了,凄惨地叫,不过叫声很快就被向嘴里流的粘痰制止了,一阵暂时的僵硬,她松弛下来了,尿道口流出了细细的尿液,肯定是最近火比较大,那尿有点黄,她哭了,不是无声地流泪,而是彻底地呜咽起来了,虽然她想极力控制,可控制不住了……

“乖乖宝贝。”我穿好衣服,伸手拍了拍她的脸,“今天就到这儿,真舍不得杀你,下回咱们玩新的。”

我解开她左手的绳子,然后离开。“你别走!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这样对我?”吴小可在我的背后喊着。

电梯里已经有一个挺文静的小姑娘,看样子是个学生,很干净,很腼腆。她是个好姑娘,因为我佝偻着身子靠在电梯壁上咳嗽的时候,她过来轻轻地帮我捶着背,“老公公,您不要紧吧?要不要送您去医院?”

我通常很不喜欢上海人说普通话那种腔调,不过这小姑娘是例外,那么温柔体贴,而且是真正的关切,不象上海人惯有的冷漠。

“不用了,老毛病了,没大碍的。”我沙哑着嗓子,不但在外形上要象一个老人,声音、神气、举止,缺一不可。

“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呢?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您不是住这里的?”

“我姑娘住这,嫌我老了,嗨——”

小姑娘的脸上顿时表现出气愤和同情,但也无可奈何,“老公公,您家在哪里?我送您回去好了。”

“好孩子,真是好孩子。这么晚了,一个小姑娘要去哪里呀?”

小姑娘的脸上一红,有点扭捏,没有正面回答我。“我,我也不是住这里的。”

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,我招了一辆出租车,然后和小姑娘分手,小姑娘还担心地看着我。

“老爷子,您真行。”司机笑着和我打趣。

“真行?”

“呦,老爷子是外地人吧?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嗨,您这东北口音,一听不就听出来了么。劝您两句,别和这样的姑娘打交道,没好处的。”

“你是说?”

“您真不知道?那丫头是出来混的,就骗男人的钱。”我的心一沉,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?她那么干净,那眼神也是纯净的。

“现在有好多高中生为了赚钱就出来瞎混,现在这年头,贞操还真没什么用处了……”司机感慨着,一边给我介绍着看小姑娘是不是出来卖的方法。

路边有一个昼夜服务的餐厅,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是一个留着马尾巴辫子、蓄着络腮胡子的青年艺术家了,这样装扮很简单,只要把早就准备好的假发和胡子贴上去就可以了,老是装老头是很辛苦的事情,而且我可以吃完饭,直接回下榻的酒店,我的身份证就是这个叫伍海的青年艺术家。

餐厅里人挺多的,男女混杂,有几个独坐的、衣着入时、并且也的确挺漂亮的女人在逡巡着目标,要不是有点累,我真琢磨着带一个回去睡觉,档次不错,肯定比在酒店里揽活的够劲。

“给我一份猪扒饭,另外煎四个鸡蛋,一杯开胃酒。”我客气地对服务生说着,看见就近的一个女人在看我,她的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滑动着。我把桌上的白水一口喝干,不理她。

吴小可哭得实在哭不动了,身体的疼痛比不上内心的创伤,最重要的是自信心的彻底毁掉,千头万绪,思维整个就成了一团乱麻。她蹒跚着走进卫生间,使劲地清理自己的身体,身体敏感得触摸都感到疼。

怎么办?他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?他不是贼,他没有拿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东西,那么就是复仇,复仇怎么只折磨自己?该怎样继续自己的生活?这身体怎么洗也好象洗不干净,还有那本来温暖的床。

一定得抓住他!对,这个仇不能不报!怎么对亢耀说?是不是应该跟他说?应该说,一来,夫妻之间不应该有什么秘密,另外应该让他住到其他的地方去,那魔鬼肯定还会来。还是不告诉他,那样可以使夫妻之间不会存在这没法抹去的阴影,自己住到局里去,直到自己能够摆脱这噩梦的时候再回来。该怎么办?该怎么报仇?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